文學小說、信仰本能與怪力亂神

2014/1/6

李敖 : 如果沒有想像力,我們就沒辦法做任何的文學活動思考

龍應台(我很不想引她的言)

文學與藝術使我們看見現實背面更貼近生存本質的一種現實

村上龍 權力剝奪想像力

 

村上春樹應該是在某本雜文集裡寫到

他在  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Ⅱ   訪問了奧姆真理教信徒 時

每位信徒的背景都不一樣,偏多有理工科的高學歷背景者。

他對每一位最後都會問一個的問題

在你的思春少年時期(書這樣寫,但我覺得講思春不好聽)

是否曾讀過愛過哪本小說?

很訝異、驚人地,全部都回答:沒有。

從以前就對這類型的東西完全不感興趣。

 

這段我應該是一兩年前讀,還是七八年前我忘了。

但直到今早我才能和其他的想法連結

和揣測出(我認為)村上為何要這麼問?

 

因為我不能想像會有喜歡聖經故事、

佛教釋迦摩尼、Mythology、北歐神話、

或是封神演義、西遊記、

甚至是Oscar Wilde童話和金庸武俠小說的人

會去相信明顯怪力亂神的邪教

一些脫離現實的想法

 

李嗣涔跟謝長廷的狀況應該都是這樣

一位是台大校長、國子監祭酒

謝還有機會當上台灣總統

但到現在還相信宋七力會分身

God Bless Taiwan阿彌陀佛

 

感恩師父 讚嘆師父

經師易求 人師難得

西藏妖僧達賴

 

講認真的  脫離現實有兩種

一種是寓言式的

一種是謊言式的

 

我們有信仰的本能  不善懷疑、痛恨不確定感

都想要相信著什麼

Lou Reed 我的信仰就是吉他搖滾

當你讀不下 The Nightingale and the Rose

無法想像

覺得 幹  怎麼可能鳥會跟人講話

還犧牲自己鳥命  讓白玫瑰變紅

有同伴”師父”同伴說會帶你回家的時候

你就會相信他

 

村上居然可以了解洞察人心到這麼細微的地方

-2014.1.21—-

這是在村上 雜文集裡面 沒錯 東京地下魔法

我寫的跟村上描述的只有一點點小出入

這一個概念我覺得村上用非常拐彎抹角

到處旁敲側擊來描述這件事

村上沒錯 他自己也承認他不夠聰明

寫小說是效率不高的事

但是很奇怪這個也只有他觀察得出來、寫得出來

宗教、小說製造了一個構想式的空間

習慣讀小說者,分得清現實與構想的差別

村上 :而不得不說絕大部分的宗教其實都是構想式

而埋頭進入邪教、行奉麻原彰晃的人

就是分不清這個

李敖style

我不相信這些 沒唸過書、考不上大學、

還有偷竊前科犯中華民國法律的垃圾

會有什麼智慧?

 

— 2014/1/27—

昨日午餐Chi-Jin閒聊

他以前也問過那位信奉妙禪的同學

一樣

不看小說

我忽然也開始回想以前認識沈迷、(迷信)宗教的

真的

不讀書的話不用講了

本來分辨事物能力就相對上弱

(這邊的不讀書,是指國高中畢業,就開始從事非技術性、勞力、農事工作的親友

是真的沒讀書)

然而認識的高學歷同學朋友專業人士

也很多沈迷其中

而真的他們似乎對文學小說甚至漫畫電影興趣都相對偏低很多

可以持續觀察

西藏自由? Free 你X的Tibet

之前在找西藏相關資料

在youtube看到了一段法國議員Jean-Luc Mélenchon對於西藏問題的談話

大學時期讀李敖和看他的節目我就知道神權統治的問題

但我直到看這影片我才能夠更切身的實際想像

繼續閱讀